文書樓 > 農家俏王妃 > _第50章 劉氏送家具來

_第50章 劉氏送家具來

第二日,初夏家才吃過早飯,喜兒便和她大哥秋葉來了初夏家里。
  
  大秋長的憨憨厚厚,個子高大,肌肉結實,想來在鄉下做活倒是把好手。
  
  大抵是昨兒喜兒回家和她說了初夏拒婚的事情,他見著初夏的時候申請有些尷尬,不知道說什么好。
  
  初夏看著他微微一笑,當是不知道那事情一般,像往常一般,沖他打招呼,“大秋哥,你和喜兒吃了早飯沒,若是沒吃,在我家再吃些,早上我娘特意弄的雞蛋餅,味道頂好。”
  
  “是呀,大秋,進去吃些,早飯還剩下不少呢。”周氏也忙出來拉大秋。
  
  大秋紅著臉擺手道,“不用,嬸子,我們早上吃過了。”
  
  “是呀,我們吃過早飯才來的。”喜兒也接著道,“昨兒說給我們弄的東西整出來沒有?”
  
  初夏從房里把東西拿了出來,“弄好了,你們過來看看。”
  
  初夏想著先讓大秋試探著做些特別的東西去鎮上買賣,第一回便沒弄太過于復雜的,給他們畫了個樣式和這時候不太一樣的小竹簍子,在竹子中間還特意用紅色和綠色點綴了一下,瞧著甚是好看。
  
  這時候的人可以用來做繡活簍子或是用來裝些小玩意是極好的。
  
  另外初夏還畫了一對穿著古裝的小胖娃娃,大秋可以照著畫上的模樣雕出來,最后再上色,小孩子瞧見必定會喜歡。
  
  初夏讓他們一次不要弄太多這東西,像那個竹簍子,一個集只要編出是個去集市上賣,價格二十文一個。
  
  那娃娃的工藝比籃子要費工夫的多,一個集市便只要弄出三對去賣,價格就算五十文一個。
  
  若是這些東西都賣出去,一個集市便可以收入三百五十文,做這些東西除了買些便宜的染料回來,其他基本不要什么本錢,不管扎樣,大秋家都不會虧什么。
  
  相反的,一旦東西真能賣的好,初夏便給他多畫些花式出來,以后大秋掙的銀子越來越多,不管能不能掙大錢,但至少可以解決大秋家幾人的衣食住行。
  
  大伙聽了初夏的話,驚訝的眼睛都睜圓了,這竹子隨意從后山就能砍回來,根本不值錢,就一個這么小的簍子根本用不到一小截竹子,竟然要賣幾十文錢?
  
  這時候的肉才十來文一斤,一個竹簍子可以買上差不多三斤肉了,更別說那對小娃娃了,不能吃不能穿,一點用處都沒有,真會有人買嗎?
  
  初夏沖他們笑笑,“能買得起這些東西的人打都都不會在意銀子,他們只是貪個新鮮,買著好玩,真正連飯都吃不飽的,就是連藤籃也不會舍得買,他們寧愿自己編。”
  
  眾人覺著初夏這話也有道理,喜兒和大秋也都覺得有里,再說這些東西本就不費本錢,弄出來之后,即使全都賣不掉,也就是費些功夫,哪怕做出來給小孩子玩也是好的。
  
  這樣一想,喜兒和大秋便都不猶豫了,準備先弄上一些,下次趕集的時候去集上賣。
  
  兩兄妹問了初夏這些竹制品需要注意的地方,便拿著圖紙回去了。
  
  之后,初夏又花了幾日的時間,帶著一家人把菜園子整出來,都種上了菜。
  
  沒過幾日,種子發芽了,瞧著菜園子里一片生氣,在等到了秋季,紅的綠的果實結成一竄竄的,瞧著都喜人。
  
  后院一弄好,整好初夏前幾日在村里夏木匠家里打的那些家具也都送來了。
  
  夏木匠和他家大虎抬著一個小柜子,說是所有的東西都在院里,讓林元柱幾人幫著去抬過來。
  
  夏木匠媳婦劉嬸子也不知道這回到底受了什么刺激,她完全沒像上回那般斤斤計較,反倒是非常大方,除了初夏家里定制的那些家具,她竟然還額外送了一小套打磨的很精致的桌椅給初夏家里。
  
  而且還想的很周到,說初夏一家平日無事在院里喝茶的時候,可以坐在桌旁乘乘涼什么的。
  
  初夏極其驚訝,劉嬸子可不是個會讓別人占她便宜的人。
  
  但人家這樣說也是好意,初夏連聲感謝了他幾聲,便讓秋葉從屋里端了些點心和茶水招呼劉嬸,讓她和周氏在院里邊嘮著嗑,她自己去看了下夏木匠這回打的家具。
  
  還別說,夏木匠的手藝還真是不錯,這些家具的邊邊角角都打磨的很光滑,而且東西都做的很板正,比外頭那些賣的現成的家具結實很多。
  
  初夏從屋里拿出錢袋,坐到周氏和劉嬸旁邊,打算把剩下的尾數算給劉嬸子。
  
  果然不是初夏敏感,劉嬸子今兒還真是有些不對勁,上回初夏給她銀子的時候,她接的老快。
  
  這回她竟然把銀子往初夏手里推了推,好似沒打算接那銀子,而且還一邊笑著道,“夏丫頭,我沒說錯吧,你夏叔這手藝可是沒幾人能比得上,他帶著我家大虎可是做了好些日,才給你們趕出來的,村里其他人的東西我都讓他放在后頭沒管呢。”
  
  初夏一愣,心想劉嬸子這話的意思難道是想加價,若是加的不多,初夏倒是也不愿意計較,就沖夏叔多給他們打出來的這套小桌椅也是值些錢的。
  
  她又從錢袋子掏出二錢銀子,打算一起遞給劉嬸子。
  
  不成想,劉嬸打的還真不是這個主意,她連忙把銀子塞回初夏手里,笑著道“看,這丫頭就是心多,我劉嬸子難道就是那般貪錢的人么?”
  
  初夏抽抽嘴角,還真別說,劉嬸子在他眼里還真就是這般貪錢的人,她可沒忘了上回她去給銀子的時候,劉嬸子可是巴不得多收一些才是。
  
  看來今兒這劉嬸子過來必定不只是為了送家具,還有別的事情相求。
  
  初夏見狀,也不動聲色,把銀子暫時放在桌上,笑著跟劉嬸子拉扯閑話,“嬸子,這回可真是勞煩你和夏叔了,家里這么些東西,必定也是費了不少心思的。”
黑龙江省十一选五前三遗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