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書樓 > 農家俏王妃 > _第42章 “大肥羊”

_第42章 “大肥羊”

洛寧徹底無語了,這丫頭太時時刻刻在想著謀奪他的銀子。
  
  但方才的條件是他自己說出來的,又不好反悔,只得無奈的點點頭,同時他也非常想看看初夏到底有多少本事。
  
  隨即,他道,“若是沒完成呢?”
  
  “若是我一個時辰完不成,我給你半成。”初夏同樣說的眼都未眨。
  
  洛寧覺得這樣很公平,點頭應下,“就這么定了,現在開始計時。“
  
  完了,他又沖在桌子上邊的少年招招手,將他喊過來,“梓軒,過來幫我作證。”
  
  被稱為梓軒的正是方才和初夏斗嘴的少年。
  
  他還在為方才的事情生氣,沒好氣的瞟了初夏一眼,故意看著初夏大刺刺的嚷道,“五哥,這小丫頭是誰,做什么對她這樣客氣。”
  
  初夏頭都未抬,和這種十四五歲的小正太,她懶得跟他計較。
  
  梓軒感覺自己受到了輕視,氣的又哇啦哇啦叫起來,不外乎是又要將人處斬什么的。
  
  洛寧見狀,出聲喊住他了,指著他手里捏著的一塊糯米糍,“呶,你這幾日說極好吃的糕點是她做的,若真是把她斬了,你真要成餓死鬼了。”
  
  小屁孩“嗤”了一聲,好似完全不相信這東西是初夏做的,但往嘴里塞東西的動作卻是絲毫未停過。
  
  默不作聲的吃了半響,他突然眸子一動,臉上浮出一抹狡黠,轉到初夏的桌子對面,將糯米糍在初夏面前晃了幾下,“這些糕點都是你做的?”
  
  初夏看了他一眼,淡淡的點了下頭,手下算賬的動作卻是絲毫未停。
  
  梓軒的眼珠子轉了下,他故意走到初夏跟前,又把手里的糯米糍放到初夏眼前來回擺動,“這糕點是用什么東西做的,回頭我讓人跟你學著做上幾種糕點,行么?”
  
  這小子方才還大聲的喊打喊殺的,這會突然語氣這么好?
  
  初夏看他一眼,見他眼里藏著的那抹狡黠的笑容,她立馬變明白這小屁孩打的什么主意了。
  
  她不動聲色,心里默算著賬本上的賬,表上卻是沖他淡淡一笑,“行啊,看在你是洛老板弟弟的份上,可以給你算便宜些,教給你一樣點心,你給我一千兩?”
  
  “價格好……”洛梓軒說的一半,突覺不對,話鋒一轉,沖初夏吼起來,“一千兩,你怎么不去搶。”
  
  初夏鄙視的看了他一眼,小聲嘀咕了一句,“果然是兄弟倆,小氣勁一模一樣。”
  
  洛梓軒看著初夏不悅的瞇起眼睛,“我小氣,你敢說爺小氣?”
  
  初夏瞟了他一眼,故意激他,“不小氣的人會計較這么點散碎銀子?”
  
  “行,一千就一……”梓軒被激的氣昏了頭,當場就想答應下來,卻是被精明的洛寧半道截住,“一千兩是散碎銀子?”
  
  他掃了初夏一眼,嘴唇輕啟,“一千兩在普通人家能讓一大家子過上好幾輩子,這世上怕是沒多少人見過一千兩銀子,一千兩……”
  
  “打住。”初夏看了他一眼,似笑非笑道,“我覺得我找錯了做生意的搭檔,應該和你這弟弟合作才好。”
  
  “為何?”洛寧沒來得及回話,倒是洛梓軒迫不及待的問出了口。
  
  初夏看著他莞爾一笑,哄孩子般的語氣,“因為你人好呀。”
  
  洛梓軒聞言,臉上立馬起了笑容,好似完全忘了方才對初夏的仇恨,“真的么?”
  
  初夏沒說話,洛寧看著他回道,“假的,因為她看中你是只大肥羊,可以盡情宰割。”
  
  “你……”洛梓軒笑容一頓,咬牙看著初夏。
  
  初夏看出這小子還真就是個十來歲的小屁孩,性子雖然張狂,人倒是不壞,心里想什么全都真真實實反應在臉上,不像洛寧這樣因為長時間和生意人打交道,即使他并不是壞人,但初夏總覺得他有些深不可測。
  
  相比起深沉難懂的人,她更喜歡和這種心思簡簡單單的人打交道。
  
  是以,她看著洛梓軒貌似非常誠懇一笑,“這話是你哥說的,跟我可沒什么關系,我是真覺的你人不錯,若是你有做買賣的傾向,歡迎隨時來找我。”
  
  洛梓軒也不傻,聽出了初夏口中的調侃,他沒再接話,只是沒好氣撇了撇嘴。
  
  幾人東拉西扯差不多說了小半個時辰,一晃眼,和洛寧約定的時間便到了。
  
  洛梓軒極其興奮的沖到初夏面前,搶過初夏手中的毛筆,一臉奸計得逞的笑起來,“哈哈,中計了吧,故意逗你說話,就是讓你算不完這些賬,這下你得賠銀子給我五哥了。”
  
  初夏心中暗笑,面上卻是非常配合洛梓軒的興奮,看著他一臉驚訝道,“如此奸詐?”
  
  梓軒見狀,越發歡欣,他得意洋洋的沖初夏揚了揚眉,“你以為呢?”
  
  初夏看著他挑眉一笑,隨即卻是轉向洛寧,將桌上的一本賬簿遞給洛寧,“洛老板,加上方才咱們打賭的銀子,這個月的賬都在這兒,你核對一下,沒錯的話,我等著拿銀子走人了,等會還有事情。”
  
  “你算完了?”洛寧和洛梓軒兩人一口同聲,臉上的神情極是不相信。
  
  初夏沖他們點點頭,“你看看數目對不對。”
  
  洛寧將信將疑的看了她一眼,隨即接過賬本大概過目了一番,雖然看不出具體的賬目,但因為天香摟每日都會有賬房清算收支,基本沒出過錯。
  
  洛寧每個月到月底只是查賬,以防賬房那邊出現什么差錯。
  
  而初夏算出來的這個數字和賬房算出來的絲毫不差,可見初夏絕不是隨意說出來的。
  
  洛寧倒是有些好奇了,方才初夏在算賬的時候,他用心觀察過,她甚至都沒用算盤,只是用筆在紙上寫寫畫畫,寫了一些非常奇怪的符號,算賬速度非常快,從結果來看,不但快,而且準。
  
  他默不作聲的看著初夏,眼里的探究絲毫沒有掩飾。
  
  他越來越發現這丫頭還真是個寶,她腦子里好似有許多別人不知道的東西,甚至是從未接觸過的,即使高貴如他,見識過許許多多的事情,也遇到過形形色色的人,但從未碰到過如此特別的人。
黑龙江省十一选五前三遗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