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書樓 > 農家俏王妃 > _第28章 又起心思

_第28章 又起心思

其實初夏本是想教訓倩兒那小丫頭的,但想著她年紀小,打她也起不到什么效果,巴掌便落在趙桂云身上。
  
  什么玩意,不就是趙巧云的妹妹嗎,竟然敢跑來他們家耀武揚威,而且還敢出口就傷人,還真當他們林家的人好欺負嗎。
  
  初夏打完人后,也不理會已經被嚇呆了趙巧云兩姐妹,她輕巧的拍拍手,伸手將林二郎一人拉到往屋里走,“二哥,我帶你進屋去看看,如今家里的屋子可寬敞了,就是日后你回來都有地兒給你住了。”
  
  說著,初夏還把林家所有人都喊往屋里走,至于那三個娘們,她們愛怎樣就怎樣,她懶得理會。
  
  但趙巧云兩姊妹哪里是那樣容易善罷甘休的人,反應過來之后,兩人不約而同的便往初夏沖來,依著趙巧元那架勢,她是打算直接壓上來把初夏給壓死的。
  
  可惜,趙巧云兩姊妹雖是有重量,身體卻因為笨重不夠靈活,還未到初夏身邊,便被初夏四兩撥千斤的手法將兩人推出去老遠。
  
  看兩人從地上艱難的爬起,還欲再來,初夏冷笑著出聲,“你們若敢再來,我不保證你們今兒還有命回去。”
  
  趙巧云兩人吃了苦頭,不敢再繼續,只得把氣撒到在林元朗身上,“林元朗,你娘家的人這樣對我們,你怎么說?”
  
  林元朗因為他們方才那般不給周氏面子,心里也有些氣,沒多說話,只是看著她淡淡道,“你們反正也嫌棄這里,那便帶著倩兒先回去,我在這里住上兩日,過幾日再回去。
  
  “林元朗,你,你好啊,你要是現在不跟我一起回去,那以后就別想再回我趙家。”趙巧云氣的渾身發抖。
  
  “由得你吧,愛咋樣都成。”林元朗沒理她,扶著周氏進了房,“娘,我們進屋吧,一院子的客人,鬧久了也讓人笑話。”
  
  “娘,你們陪著二哥到處轉轉,我去廚房幫著姥姥他們做菜,很快就開席了。”初夏說完,便去了廚房。
  
  剩下趙巧云兩姊妹帶著不懂事的倩兒站在原地無人理會,自知沒趣,氣惱的跺跺腳,轉身回去了。
  
  雖然方才和人打了一架,但絲毫不影響初夏做菜的雅興,相反的,因為幫自己二哥出了口氣,她莫名的興奮,做菜的時候也花了很多心思。
  
  她們家的酒席也比一般的人家要豐盛很多,葷素加在一起攏共有八樣菜。
  
  紅燒冬瓜,干煸茄子,清炒豆角,苦瓜炒蛋,土豆燉雞,紅燒肉,水煮魚等,雖然都是些平常很輕易能吃到的菜,但經初夏的手弄出來,滋味愣是比一般的菜好。
  
  在這里吃酒席的親戚個個都吃道肚子撐的滾圓,說從未吃過這樣好的酒席。
  
  同一時間,在隔壁的黃翠花卻是探長了脖子往這邊張望,心里想著初夏那邊何時會過來請他們去吃酒席,依著她對周氏的了解,他們家做這么大的事,周氏肯定不敢不請他們的。
  
  但因為初夏家這邊的圍墻起的高,她除了聽到一些吵吵鬧鬧的聲音,也聽不清那邊到底在鬧什么,有沒有開席。
  
  直到她瞧見有親戚吃完酒席從初夏家出來,路過他們家里,她才知道初夏家的酒席已經吃完了。
  
  她心里當時那個恨啊,巴不得將初夏一家都吞下去,要是以前,她指定就上門去鬧了,但前兩回她已經見識到了初夏的潑辣,她沒那個膽一個人去,但心里這口氣又實在咽不下。
  
  琢磨了一番,她便見到江氏屋里,試圖慫恿江氏,“娘,那老二就家今兒擺入伙酒呢,你咋沒過去吃酒啊。”
  
  江氏沒吃到初夏家的入伙酒,也煩著呢,沒好氣的白了黃翠花一眼,“我耳朵沒聾,那邊鬧那么大聲,你以為我聽不到是咋的,要你在這兒嚼啥舌頭根子呢。”
  
  黃翠花暗地里也瞥了江氏一眼,心里已經詛咒了江氏無數遍,但面上卻是陪著笑繼續慫恿江氏,“老二家這到底是啥意思啊,他們家擺入伙酒,不喊我家的人去就算了,怎么能連爹娘你們也不喊呢,他們就不怕人家說他們不孝么?”
  
  “哼,我早就說周氏那個賤蹄子和蘇香一樣是個養不熟的,應當一早就他們二房趕走,就是你一直霸著,說看在幾個孩子份上,現在人家日子好了,眼里都沒你這個爺了,卡尼還有啥話好說。”江氏抱怨著,還惱火的指了指在門口邊坐著愁悶煙的林二牛。
  
  林二牛聞言,怒的將手里的煙一丟,沖江氏兩人吼了起來,“你是缺了那口吃的嗎?家里沒飯給你們吃,惦記著人家的東西做啥,有這么些心思,不如好好的去琢磨下那老二家為何突然就能掙那么些錢,竟然蓋上了新屋子,我聽人說那他們家那屋子至少得話三十兩銀子。”
  
  林二牛這話還真是一語驚醒了夢中人,與其貪著人那點吃的,不如去弄弄清楚那隔壁又是蓋新屋,又是擺喜酒的錢到底是從哪里來的。
  
  雖然周氏在嘴上說的是周氏以前攢下了不少私房錢,但是她內心其實也知道,不管以前周氏怎么攢,也攢不下這么多錢那這么短時間他們家的那些銀子到底是從哪里來的呢。
  
  若是能知道他們掙錢的法子,比什么都強。
  
  黃翠花和江氏不愧是一丘之貉,兩人當即便想到一起去了。
  
  兩人對了個眼色,便沒再做聲了,心里卻開始琢磨才能摸清楚隔壁初夏家的事情。
  
  初夏家擺完酒席之后,家里人便忙著洗碗筷,收拾院子。
  
  大部分親戚吃完都走了,但柱子一家人和初夏姥姥那邊的人都幫著一起在收拾東西。
  
  柱子娘便幫初夏家洗碗,一邊笑著跟周氏道,“嫂子,你家今兒中午的菜誰弄的,我看你們也沒請村里的廚子,是不是特意從外頭請了好廚子來做酒席。”
  
  周氏語氣中帶著幾分自豪,“嫂子,今兒中午的酒席是我家初夏自己做的,沒請人。”
  
  “你家初夏自己做的?”柱子娘萬分驚訝,“倒是沒想到這丫頭有這樣好的一手廚藝,可是比村里廚子的手藝強多了。”
  
  “還成,比不上嫂子你的手藝,你的手藝在咱們這十里八鄉可是出了名的。”
  
  “初夏娘你說笑了,像今兒晌午這樣好吃的菜我可做不出來。”
  
  “嬸子,你平日里幫著人做菜是純幫忙,還是也收些銀子的?”初夏邊洗碗邊笑著問她。
  
  “相處好的人家便會隨意封上一個紅包,若是不認識的,便是按天算銀子的。”柱子娘突然往初夏這邊湊了湊,小聲道,“不過呢,最近我和柱子他爹倒是商量了一會,想著咱們鄉下人家辦酒席的也多,經常有人來喊我去幫著做菜,這機會還有好些人家里嫌擺酒席收拾碗筷的麻煩,每日多給我一些錢,讓我幫著把東西都收拾了,我算了下,覺著這行有的做,想長久做下去,不知道能不能行。”
  
  頓了頓,她又接著道,“初夏,我聽你柱子哥說你前陣子在鎮上也做過買賣,要么你幫著嬸子琢磨一下,看能不能做。”
黑龙江省十一选五前三遗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