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書樓 > 農家俏王妃 > _第27章 二哥回來

_第27章 二哥回來

春末夏初,正是大量出蔬菜瓜果的時候,這些東西也不貴,初夏便買了好些,像茄子,黃瓜,豆角等都買了好些,其他肉食也買了不少,雞鴨魚肉都買了。
  
  秋葉看著初夏一次次從荷包里掏銀子的姿勢,萬分肉疼,她小聲跟初夏道,“大姐,用得著買這么多么,我見別人家擺酒席都是吃的幾樣菜,還盡是素的呢,咱們買這么多要花不少錢呢。”
  
  “沒啥,吃不完的就剩在家里,咱們一家子自己吃,看你們幾個小家伙瘦的臉都凹進去了,得好好補補才是。”初夏說著,笑著摸了摸秋葉的腦袋,“銀子的事情不用擔心,咱們勤快些做活不怕掙不來錢。”
  
  初夏覺得,要想把家里能過的好,肯定不能光靠省錢,掙錢才是王道。
  
  再說,現階段也得好好給一家人調理一下的身體才是,尤其像他們以前長期被黃翠花虐待,身體一虧著,若是現在不好好養著,以后怕是想養都養不起來了。
  
  除了買些菜食,初夏還去陶瓷店買了些碗筷,家里做酒席的碗筷是在村里各家各戶借來用的,等酒席完了之后,他們自家人也要吃飯。
  
  接著,三人有去賣日雜的店鋪買了鍋鏟,看見店鋪里有菜刀賣,初夏想起自家那把崩了口的菜刀,又花十五文錢買了把菜刀。
  
  幸好今兒來趕集的時候,初夏知道要買不少東西,特意讓林元柱挑了一擔小竹籮出來,初夏把東西放在竹籮里碼放整齊,上頭用塊布遮著,幾人便回了家。
  
  幾人緊趕慢趕,到家的時候已經是半個上午了,家里好些親戚都來了,隨禮的份子錢也都交在周氏手里。
  
  可能因為以前他們和江氏住一起也得罪了不少家里的親戚,來的人也不多,初夏估摸著加上自己一家人,頂多也就是三桌客人,而且還加上自己姥姥那邊的親戚,一個舅舅和一個小姨。。
  
  舅舅已經成了親,最大的孩子都有十多歲了,今兒一家子都來了,小姨今年只得十六歲,還沒有許人家。
  
  這會初夏姥爺周大滿帶著的小舅二倉正在院里幫著初夏家招呼客人,姥姥羅氏便帶著舅母高桂英和小姨周月季在廚房里幫著周氏他們一起做活。
  
  一見初夏幾兄妹回來,羅氏立馬站起來,神情有些著急的拉著初夏仔細打量著,“大丫頭,上回你娘說你受了傷,到底傷到哪兒了?”
  
  初夏笑著拍了拍早已光滑的額頭,笑道,“姥姥,沒啥事,就是不小心給撞了一下,早沒事了,你看額頭上連疤都沒留。”
  
  “哎,你別騙姥姥了,若是沒事,你娘會特意來我家借雞蛋說給你補身子么。”羅氏四周圍看了看,低聲問初夏,“你跟姥姥說,是不是又是你那爺奶還有大伯娘他們害的?”
  
  羅氏話音剛落,小姨周月季便氣沖沖的嚷起來,“初夏,你家那個大伯娘就不是個好東西,你可不能像大姐那樣,你得硬氣些,不然以后你們這住在隔壁,日子難過著呢。”
  
  “放心,小姨,以后她不敢欺負我們的。”初夏笑著道,沒想到她娘是個包子個性,小姨的性子卻是暴躁。
  
  “喲,方才聽大姐說這丫頭的性子變了些,我還不信,這一看還真是和之前不同了。”周月季拉著初夏打量了一番,笑著道,“不過也好,大姐的性子太軟了,元柱他們也太老實,秋葉的性子雖是潑辣,但年紀太小在,這家里是要個性子潑辣的人才好,不然整日被人欺負也不是個事。”
  
  “嗯,我也這么說。”初夏萬般贊同。
  
  初夏知道姥姥家那邊對自己家里一直都不錯,自從她爹過世之后,姥姥和舅舅就一直接濟他們,若不是有姥姥那邊照應著,文寶那小家伙都指不定養不活。
  
  是以,初夏一家和她姥姥這邊的人也顯得極其親熱。
  
  一些個女人正在廚房里嘮著,元柱走進來,“娘,大妹,元朗來了。”
  
  周氏聞言,有些激動的放下手里的東西,朝外頭走去。
  
  初夏腦海中雖然遺留了一些前主的記憶,但有很多事情還是記得不太清楚了,就自家這個二哥,她腦海里是完全沒留下記憶的,她便也跟著周氏一起走了出去,想看看自家二哥到底長的什么樣。
  
  難的是,這回竟然不是元朗一人回來,而是把媳婦和孩子都帶回來了。
  
  初夏見到林元朗一家三口的同時,心里便一陣陣的心酸。
  
  林元朗生的高大英俊,英氣逼人,比林家所有的男人都長的好,而他媳婦趙巧云長的不盡人意,小眼睛,豬膽鼻,闊嘴巴,更要命的是,估計體重接近兩百斤。
  
  在他們身邊站著的一個三四歲的女娃想必是林元朗的閨女,倒是長的隨林元朗,十分漂亮。
  
  三人站在一起完全不像是一家人。
  
  而且此時的趙巧云一臉不屑的看著初夏家的新房子,時不時還拿起手里的手絹在鼻子邊一臉嫌惡的扇上幾下,好似這院里有什么難以忍受的氣味一般。
  
  林元朗站在找巧云身邊,自然也瞧見了他的所作所為,他臉上隱隱帶著一絲怒氣,但卻不敢出聲,在面對自己家人的時候也是一臉的尷尬。
  
  實在沒辦法,林元朗便推了推站在他身前的小女兒,指著周氏道,“倩兒,這是祖母。”
  
  倩兒跟她娘一樣的德行,她瞇著小眼睛瞟了周氏一眼,語氣里盡是嫌棄道,“我看過我祖母的畫像,可好看了,她穿的跟要飯的一樣,哪里是我祖母了?”說完,她還轉頭跟她身后的一姑娘撇著嘴道,“小姨,你說是不是?”
  
  倩兒的小姨趙桂云看著個初夏年紀差不多,倒是比她姐姐趙巧云長的好看幾分,不過身形也微微有些胖。
  
  但兩姐妹性子卻是如出一轍的,她不屑的掃了對面的周氏和初夏一眼,態度十分囂張的說道,“對,倩兒說的沒錯,說是蓋的什么新屋子,還特意邀請我們來吃酒,我看著屋子比咱們鎮上的豬圈還不如,臭烘烘的,咱們等會就回去了。”
  
  “你……”林元朗氣的雙手握拳,通紅著一張臉死死瞪著倩兒和趙桂云。
  
  趙巧元覺察到林二郎的努力,將身子往倩兒和趙桂云兩人面前一擋,指著林二郎道,“林元朗,你敢對她動手,我今兒跟你拼了。”
  
  “啪。”趙巧云的話音剛落,初夏便猛地將她往旁邊一推,緊接著趙桂云的臉上便挨了初夏重重耳一巴掌。
黑龙江省十一选五前三遗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