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書樓 > 農家俏王妃 > _第26章 完工

_第26章 完工

做活的那些人一瞧見這些菜端上桌,個個都忍不住流口水。
  
  狼吞虎咽的吃完后,休息不到一刻鐘的時間,人人都非常自覺的去挖地基了,這時候的人都實誠,覺得吃了人這樣好的飯菜,就必須得努力干活才是。
  
  而且柱子在臨走的時候,還特意跟初夏交代了一聲,“初夏,明兒被弄這樣好的菜了,這樣吃一日花的錢老多了。”
  
  初夏倒是覺得給工人吃的好也有好處,至少人做活是竭盡全力的,若是能早些把房子蓋起來,這吃飯的錢倒是不虧。
  
  不過她自然也知道柱子是自家親戚,在為她著想,她便笑著應了下來,“哎,柱子哥,知道了,想著今兒是開工飯,便整的豐盛些,以后就沒這么好了,不過飯還是管夠的,做活的人總的吃飽才是。”
  
  柱子點點頭,“嗯,填飽肚子就成了,菜食什么的不用太講究,我們在別人家里做活,主人家準備的吃食也就是和咱們平常在家里吃的差不多。”
  
  柱子說完,也去了老房子那邊挖地基。
  
  初夏忙打發林元柱和林元寶兩人過去,讓他們在那邊呆著,還能幫人端個茶,送個水。
  
  等他們走了,初夏天她們幾個女人在家里也無事,便有琢磨著弄晚上的菜。
  
  晚上的飯菜,初夏天打算弄的簡單些。
  
  主食吃玉米饅頭,菜食就葷素搭配這種,一個土豆燉肉,一個白菜燉粉條,份量整的多些,管飽就成。
  
  初夏和周氏等人在茅草棚外邊一邊做著活,周氏一邊問初夏,“初夏,咱們家房子完工的時候還要弄酒席么?”
  
  初夏知道這里的風俗,蓋新房子是個頂重要的事情,在房子竣工的時候每家都會擺個大酒席,請村里的人來吃酒,一是為了恭賀一番,其次便也是把自己家里以前去別人家隨禮的份子錢給收回來。
  
  這些年,他們二房出了不少禮去別人家里,這回自然也得趁機收回來。
  
  她道,“弄呀,咋不弄,這別人家怎么弄,我們也照著弄就是。”
  
  周氏也贊成,“倒是也成,這些年有好些親戚家辦喜事的時候咱家隨了禮的,這回一起收回來也好。”
  
  初夏點點頭,繼續削手里的土豆。
  
  周氏想了下,突然又結結巴巴的出聲問初夏,“那到時你爺奶和大伯娘那邊咋辦?”
  
  初夏看了周氏一眼,嘆了口氣,自己老娘到底什么時候才會開竅呢,江氏和黃翠華他們根本沒把她當人看,她卻一直把人當神拜,而且不管初夏怎么勸她,她什么都聽不進去。
  
  她有些不悅的看著周氏道,“要他們來做什么,到時候又來鬧一場,非得把咱們家的完工酒鬧砸才好么,不用通知他們,而且不只是這一回,以后咱家的什么事情都與他們無關,咱們和他們井水不犯河水。”
  
  “這……”周氏心里自是覺得不妥,但她也聽出了初夏語氣里的不悅,她沒再多說,立馬轉移了話題,“那你二哥二嫂那邊呢,我們是不是得早些去給他們一個信,怕他們到時萬一趕不及回來。”
  
  初夏這才記起,她除了元柱和元寶兩個哥哥,她還有個二哥叫林元朗。
  
  在她爹林二郎去世的時候,娘周氏傷心過度,也染了病,當時急需錢救命,江氏和林二牛自然不會盡力。
  
  萬般絕望的時候,林元朗自愿入贅到了隔壁鎮上一個有錢人家做上門女婿,得了聘禮給周氏治病。
  
  自從林元朗入贅到鎮上這幾年,他很少能回來,只有每年過年的時候回來看看家里人。
  
  倒不是他不愿回來,是他入贅的那戶人家實在太霸道,而且也看不起窮酸的林家,再加之以前林家的那些人確實也有些貪得無厭,每回人回來,總是想法設法的占人便宜,也難怪會被人看輕。
  
  初夏知道周氏也是想找個借口讓林元朗回來一趟,她點頭答應下來,“那明兒便讓大哥去跟二哥說一聲就是。”
  
  “哎,你二哥這些年的日子也不好過,也是我做娘的沒用,當初連累了他。”周氏說著這些,想起了當年的事情,忍不住暗自垂淚。
  
  初夏性子耿直,干脆,不太喜歡周氏這樣優柔寡斷的個性,她皺眉看了周氏一眼,一臉干脆道,“娘,現在說這些事情也沒用了,等二哥這回回來看他怎么說,若是在那高家的日子實在太難過,就讓二哥回來好了,大不了把當初欠高家的那些銀子還給他們就是。”
  
  周氏嚇了一跳,抬起頭來看著初夏,“那……那可得整整一百兩呢,咱們哪有那么多銀子。”
  
  初夏也微微有些吃驚,沒想到當初二哥竟然拿了人這么多聘禮。
  
  不過一百兩雖多,也不是完全沒辦法的事情。
  
  初夏道,“銀子的事情再想法子,總之還得看二哥自己的意愿。”
  
  因為初夏舍得給起房子的工人做頂好的伙食,那些工人心里自然也都感恩,原本說至少半個月才能建起來的屋子,更是提前兩天就完工了。
  
  而且柱子還帶著那些人順手給他們把屋里院里都收拾的干干凈凈,只要讓屋子通通風,去去里面的濕氣便可以搬進去住了。
  
  為了讓屋子快些敢,初夏還特意買了些炭,用盆子裝著在屋里少,能快些去除屋子里的濕氣,這樣估計只要四五日的時間就能將屋子炕干了。
  
  趁著這幾日的時間,初夏又去了村里的木匠家一趟,讓木匠給打了些家具。
  
  怕時間來不及,便只是讓木匠先做了簡單的床和柜子出來,圖紙都是初夏自己劃給木匠的,都是現代那些簡單的款式,因為古代的床和柜子這些實在太復雜了,又是雕花,又是刻字,初夏嫌累贅。
  
  但周氏覺得那些樣式不倫不類的,她房里便弄的一張土炕和古代樣式的家具。
  
  搬家這日,正好入伙酒和房子的完工酒一起擺了,一家子在天麻麻亮的時候就起來忙活了。
  
  初夏帶上秋葉和林元柱去鎮上買菜食,林元朗和周氏他們在在家里搬東西,順便迎客人。
黑龙江省十一选五前三遗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