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書樓 > 超級魔獸工廠 > 第1170章 陰影

第1170章 陰影

    陳守義面色一沉,看到遠處的張恒似笑非笑,心中頓時生出一股怒氣。合著他看起來是個軟柿子,誰都能來捏一下。
  
      嗡嗡嗡。
  
      陳守義腳下的浮空島亮起土黃色光芒,八爪魚一樣伸出一道道黃光鎖鏈,張牙舞爪,每條鎖鏈沉重的將空氣都擠破。
  
      諸多島主們見到數百條黃光鎖鏈,心里升起強烈的威脅感,身體都是一沉。顯然它們并不是花架子,可能是某種重力攻擊手段。
  
      呼呼,呼呼。
  
      數架直升飛機從舊金山市區飛出,朝著近海上方醒目的光源而來。
  
      “救命!”
  
      “我外婆是亞洲人,讓我家登島吧。”
  
      “市區是怪物的天下,沒有人類立足之地了。”
  
      直升飛機上的乘客們非常驚慌,直奔張恒的巨島而去,對另一座小上百倍的浮空島完全無視。
  
      島主們趁機悄然后退,一連撤到數里之外,之前對陳守義的逼宮仿佛從沒有發生過。
  
      ……馬上修改
  
      陳守義面色一沉,看到遠處的張恒似笑非笑,心中頓時生出一股怒氣。合著他看起來是個軟柿子,誰都能來捏一下。
  
      嗡嗡嗡。
  
      陳守義腳下的浮空島亮起土黃色光芒,八爪魚一樣伸出一道道黃光鎖鏈,張牙舞爪,每條鎖鏈沉重的將空氣都擠破。
  
      諸多島主們見到數百條黃光鎖鏈,心里升起強烈的威脅感,身體都是一沉。顯然它們并不是花架子,可能是某種重力攻擊手段。
  
      呼呼,呼呼。
  
      數架直升飛機從舊金山市區飛出,朝著近海上方醒目的光源而來。
  
      “救命!”
  
      “我外婆是亞洲人,讓我家登島吧。”
  
      “市區是怪物的天下,沒有人類立足之地了。”
  
      直升飛機上的乘客們非常驚慌,直奔張恒的巨島而去,對另一座小上百倍的浮空島完全無視。
  
      島主們趁機悄然后退,一連撤到數里之外,之前對陳守義的逼宮仿佛從沒有發生過。
  
      陳守義面色一沉,看到遠處的張恒似笑非笑,心中頓時生出一股怒氣。合著他看起來是個軟柿子,誰都能來捏一下。
  
      嗡嗡嗡。
  
      陳守義腳下的浮空島亮起土黃色光芒,八爪魚一樣伸出一道道黃光鎖鏈,張牙舞爪,每條鎖鏈沉重的將空氣都擠破。
  
      諸多島主們見到數百條黃光鎖鏈,心里升起強烈的威脅感,身體都是一沉。顯然它們并不是花架子,可能是某種重力攻擊手段。
  
      呼呼,呼呼。
  
      數架直升飛機從舊金山市區飛出,朝著近海上方醒目的光源而來。
  
      “救命!”
  
      “我外婆是亞洲人,讓我家登島吧。”
  
      “市區是怪物的天下,沒有人類立足之地了。”
  
      直升飛機上的乘客們非常驚慌,直奔張恒的巨島而去,對另一座小上百倍的浮空島完全無視。
  
      島主們趁機悄然后退,一連撤到數里之外,之前對陳守義的逼宮仿佛從沒有發生過。
  
      陳守義面色一沉,看到遠處的張恒似笑非笑,心中頓時生出一股怒氣。合著他看起來是個軟柿子,誰都能來捏一下。
  
      嗡嗡嗡。
  
      陳守義腳下的浮空島亮起土黃色光芒,八爪魚一樣伸出一道道黃光鎖鏈,張牙舞爪,每條鎖鏈沉重的將空氣都擠破。
  
      諸多島主們見到數百條黃光鎖鏈,心里升起強烈的威脅感,身體都是一沉。顯然它們并不是花架子,可能是某種重力攻擊手段。
  
      呼呼,呼呼。
  
      數架直升飛機從舊金山市區飛出,朝著近海上方醒目的光源而來。
  
      “救命!”
  
      “我外婆是亞洲人,讓我家登島吧。”
  
      “市區是怪物的天下,沒有人類立足之地了。”
  
      直升飛機上的乘客們非常驚慌,直奔張恒的巨島而去,對另一座小上百倍的浮空島完全無視。
  
      島主們趁機悄然后退,一連撤到數里之外,之前對陳守義的逼宮仿佛從沒有發生過。
  
      陳守義面色一沉,看到遠處的張恒似笑非笑,心中頓時生出一股怒氣。合著他看起來是個軟柿子,誰都能來捏一下。
  
      嗡嗡嗡。
  
      陳守義腳下的浮空島亮起土黃色光芒,八爪魚一樣伸出一道道黃光鎖鏈,張牙舞爪,每條鎖鏈沉重的將空氣都擠破。
  
      諸多島主們見到數百條黃光鎖鏈,心里升起強烈的威脅感,身體都是一沉。顯然它們并不是花架子,可能是某種重力攻擊手段。
  
      呼呼,呼呼。
  
      數架直升飛機從舊金山市區飛出,朝著近海上方醒目的光源而來。
  
      “救命!”
  
      “我外婆是亞洲人,讓我家登島吧。”
  
      “市區是怪物的天下,沒有人類立足之地了。”
  
      直升飛機上的乘客們非常驚慌,直奔張恒的巨島而去,對另一座小上百倍的浮空島完全無視。
  
      島主們趁機悄然后退,一連撤到數里之外,之前對陳守義的逼宮仿佛從沒有發生過。
  
      陳守義面色一沉,看到遠處的張恒似笑非笑,心中頓時生出一股怒氣。合著他看起來是個軟柿子,誰都能來捏一下。
  
      嗡嗡嗡。
  
      陳守義腳下的浮空島亮起土黃色光芒,八爪魚一樣伸出一道道黃光鎖鏈,張牙舞爪,每條鎖鏈沉重的將空氣都擠破。
  
      諸多島主們見到數百條黃光鎖鏈,心里升起強烈的威脅感,身體都是一沉。顯然它們并不是花架子,可能是某種重力攻擊手段。
  
      呼呼,呼呼。
  
      數架直升飛機從舊金山市區飛出,朝著近海上方醒目的光源而來。
  
      “救命!”
  
      “我外婆是亞洲人,讓我家登島吧。”
  
      “市區是怪物的天下,沒有人類立足之地了。”
  
      直升飛機上的乘客們非常驚慌,直奔張恒的巨島而去,對另一座小上百倍的浮空島完全無視。
  
      島主們趁機悄然后退,一連撤到數里之外,之前對陳守義的逼宮仿佛從沒有發生過。
  
      陳守義面色一沉,看到遠處的張恒似笑非笑,心中頓時生出一股怒氣。合著他看起來是個軟柿子,誰都能來捏一下。
  
      嗡嗡嗡。
  
      陳守義腳下的浮空島亮起土黃色光芒,八爪魚一樣伸出一道道黃光鎖鏈,張牙舞爪,每條鎖鏈沉重的將空氣都擠破。
  
      諸多島主們見到數百條黃光鎖鏈,心里升起強烈的威脅感,身體都是一沉。顯然它們并不是花架子,可能是
  
      超級魔獸工廠  <>微信關注“優讀文學”看小說,聊人生,尋知己~
黑龙江省十一选五前三遗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