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書樓 > 直到你幸福那天 > 第二八一章 他就交給你了

第二八一章 他就交給你了


  出租車停在了酒店門口。車門打開了,程蕙輕盈地下了車,然后她在司機的幫助下連拉帶拽地把何天羽從車上弄了下來。所有的車窗都是開著的,即便這樣車里也可以聞到一股揮之不去的酒氣。
  早就聽說這酒后勁大,沒想到還真是名不虛傳。張簫已經徹底廢了,兩個姑娘在路上用電話聯系的時候有好幾次都動了要把他送到醫院的念頭,可是隔長不短他總能蹦出幾句諸如“凝凝你在哪兒,我想你”、“田恬你這個悍婦”、“小靜親一個”之類的胡話來表示自己還活著。
  氣急敗壞的田恬一邊拿著塑料袋防止他吐在車上一邊下定決心還是把他送回家交給他的父母來“修理”。這已經很客氣了,中間被張簫在醉話里說成是“胖妞”的她幾乎想把這醉漢直接送到姚靜那里去,可是想了想她還是忍住了。
  可是另一邊的何天羽也讓人放心不下,小蕙能不能一個人搞定他?田恬左思右想還是決定先跟著去趟酒店,至少也要把小羽先安頓好。
  載著張簫的那輛車還沒趕到的時候程蕙已經吃力地架著何天羽向賓館大堂挪動了。男孩沉重又搖搖欲墜的身子壓得她小臉漲紅,或許這里面也有酒意尚未退去的因素吧?
  “哈哈哈哈哈!”何天羽忽然很無厘頭地笑了起來,那放肆張狂又不連貫的笑聲實在是難聽極了,笑完了以后他又唱起了不知道從哪里學來的葷腔:“張簫這個人啊思想有問題,一放學就躲進那小樹林……”
  剛唱了幾句他的手就不安分地在程蕙的香肩上捏了一把,這一弄讓那張在近咫尺的俏臉徹底紅透了。他到底是真的喝多了還是故意占便宜呀?
  在車上何天羽就很不老實。靠在小蕙身上呆著呆著他竟然把手從身后穿過去攬住了她的盈盈細腰,稍微撫摸了片刻他的手又得寸進尺地向上挪了寸許。本來芳心可可、沒想好要不要制止他的小蕙猛地一震,然后才慌忙推開了還要繼續向上摸索的魔爪。
  要逃出生天可沒這么簡單。粗壯的大手被挪開后立即不滿地反握住了“欺負它”的嫩滑玉手,程蕙掙扎了幾下沒抽出來也只能任由他握著。這還不算,幾根沒享受夠的手指頭開始變著法地蹂躪那藝術品一般的纖長柔荑:有時忽緊忽松地攥,有時輕輕捏下嫩肉,還有時在微微出汗的手心畫圈圈……
  程蕙幾次小聲提醒,何天羽卻置若罔聞。又羞又急的她在試圖掙脫的時候真的使上了一些力氣,可她的力量怎么能跟喝醉了的男人相提并論呢?
  車開到了地方。應該一直盼著這一刻的她卻忽然有一種沒來由的失落,事實上在快到的時候她就已經有了些很矛盾的心情。一路開過來大都是綠燈,平時馬路上數量眾多的擋路慢車偏偏在這一天不見了蹤影,即便偶爾遇到個紅燈前面的車也都會很痛快地開走,連因為拉了個酒鬼而心情煩躁的司機都高興地贊揚了這少見的順暢。
  但是,程蕙真的很盼望著在哪里有個堵車的地方或者漫長紅燈能把出租車阻住啊。某個瞬間她的嘴唇動了動,但最后還是沒能把“師傅,麻煩您開慢點”的話說出口。
  到了明天小羽醒來以后一切就會變回本來的樣子。再沒有緊緊相牽、溫柔相戲的厚實手掌,有的只會是客氣的微笑和歉然的關照。他又將成為故意斂起情意的“李凝凝的男朋友”,到那時……他還會記得今天這些沖破束縛的接觸嗎?
  肩上的重量猛地變輕了,一直在亂晃和走S型的何天羽也老實了許多。滿腹心事的小蕙直到這時才發現田恬已經跟了過來并分擔了一半的重量,這對已經在勉力支撐的她來說實在是太好了。
  “你怎么這么快就過來了,張簫他人呢?”程蕙奇怪地問道:“剛才打電話的時候你不是說要先把他送回去再過來看小羽嗎?”
  從餐館到張簫家的距離比到賓館要遠,田恬絕沒有能夠這么快趕過來的道理。雖然沒人回答小蕙的這個問題但她也很快就知道了答案,因為幾秒鐘后就有個五大三粗的出租車司機快步“挾著”張簫沖到兩人前面率先走進了大門。
  “這師傅挺能侃的,我就陪他聊了一會。”被何天羽身上的酒氣熏得直皺眉頭的田恬使勁在他作怪的手上掐了一下又會心一笑:“他好像聊高興了,然后就說他對付喝酒的人有經驗,要幫我把他弄進去。”
  張簫確實進去了,不過他呆著的方式實在不太雅觀。妹子們費盡九牛二虎之力才把又開始不太配合的何天羽“運進”了大堂,而此時呈現在她們美眸中的是這樣一幅景象:
  沙發上有個男人四仰八叉地躺著,毫無疑問他就是張簫。他的右腿垂在地上、一只鞋已經不知所蹤;頭發散亂得像個野人也還可以接受,問題是他胸前最上面的兩顆紐扣已經被扯開了!
  師傅對這么個臭老爺們可沒有對妹子那么溫柔和細心啊。
  盡管如此田恬還是跟他道了謝。人近中年的司機客氣了一下就要走,轉身前他的目光還特意在程蕙的身上流連了一小段時間。
  何天羽剛剛叨嘮了一句話,他也借此確定了這四個都是本地人。既然是本地人跑來賓館干嗎?這不是很明顯了嘛!于是他悄悄感嘆了一下現在的年輕人實在是太開放,然后又自作多情地嫉妒上了眼前的兩個小伙子。他們真是艷福不淺啊!尤其是那個叫什么“小羽”的,一直陪著他的女孩實在是太美了,自己干了這么多年出租車都沒拉過像她這樣容色絕佳又干凈清澈的女子!
  田恬和程蕙并非沒注意到司機離開時那色瞇瞇的樣子,但現在她們也沒工夫計較這個了。把張簫交給大堂經理看管又問清了地方之后兩個人就在保安的協助下把醉醺醺何天羽放到了房間的床上,接下來就要做下一步的安排了。
  “這邊沒什么事了,我去送張簫。”田恬平靜地捋了下頭發:“至于小羽……就交給你了。”
  
  公告:筆趣閣免費APP上線了,支持安卓,蘋果。請關注微信公眾號進入下載安裝 wanbenheji (按住三秒復制)!!
黑龙江省十一选五前三遗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