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書樓 > 直到你幸福那天 > 第二八零章 我陪你

第二八零章 我陪你


  “行啦,我知道你熱心腸!”田恬的小嘴撅得能掛上一個醬油瓶子了:“你說什么我聽著不就是了嘛!”說罷她輕聲自言自語地嘟囔道:“反正也是我自己做主。”
  “易求無價寶,難得有情郎。對他好點吧,這種事時間長了誰都受不了。”何天羽嘆道:“還有,你也別嫌他無趣了。這人是有點木,可是并不傻,誰一上來就會談戀愛的?當然了,你也沒談過,不過你這么活潑的人可以調教他呀?”
  “哦……”田恬像個犯錯的孩子似的悄悄低下頭看著膝蓋,看來這些話還是對她有所觸動的。她和賀群之間確實存在這樣的問題,雖然在一起不久但有些東西還是無法回避的。
  “好了,你聽聽就算了,不用太在意。”歪著脖子說話的何天羽忽然放低了聲音:“我也沒法一輩子天天都跟著你,有些事以后就別讓我操心啦。”
  田恬還在思索自己的過失并琢磨“小羽是怎么知道那么多事情的”,可是這看似尋常的話卻讓她心里一震。“八卦女王”引以為傲的敏銳嗅覺起了作用,她忽然被一種極度的不安所籠罩住了。
  “這話是什么意思?我沒聽明白。”她直視著何天羽的雙眸稍稍觀察了一下又緩緩地道:“將來你就跟我‘友盡’了還是怎么著?咱可早就說好了要當一輩子的好朋友啊。”
  何天羽咧開嘴笑了:“瞎說,我跟你這似海深的友情還能‘友盡’?你想太多啦,我就是提個建議而已!再說你以后煩心了也肯定有找不著我的時候啊,比如我正跟老婆啪啪啪的話就絕對不會接電話的!哈哈哈……”
  在紫巖看來這還在合理的范圍內,但是在別人眼里如此堅決的否認就讓他變得愈發可疑了。極其克制的他一般不會在眾人面前說什么葷話,今天的失態恐怕不止酒喝多了這么簡單吧?
  屋里的氣氛有點悶,何天羽卻是一臉的不在乎。笑完之后他拿起桌上那杯放涼了的茶水一飲而盡,然后他就把目光轉到了程蕙的臉上。
  時間似乎停止了流動。兩個人平靜地四目相對,一旁的張簫和田恬也很配合地沒有發出任何聲音。
  “至于小蕙嘛……”何天羽終于又拿起了自己的酒杯:“這幾個人里最讓我放心的就是你了。”說著他伸手在桌上重重地拍了幾下,滿桌的杯盤被震得一陣脆響:“我就想說一句話:能認識你真他媽太好了!”
  他飛快地一仰脖,再亮出杯子的時候里面已經不剩下一滴酒了。這還不算完,他又一次拿起酒瓶開始給自己倒酒,一邊倒還一邊晃晃悠悠地說話:“一杯……不夠敬你。我要跟小蕙走三杯,你們誰都別攔著我!”
  何天羽已經有八分醉了。越來越松的口風、全無顧忌的儀態讓他和馬路上的一般醉漢也沒多大區別,再這么下去沒準離開餐館就要直接把他送往醫院了。
  “小羽,你別喝了。”毫不猶豫地跟著他喝光了酒的程蕙站起身柔聲道:“喝太多對身體不好。你剛才不是說這次是偷跑回來的所以一個人在外面住嗎?讓你這么醉醺醺的我們都不放心啊。”
  何天羽一愣。他用力地盯著小蕙的眼睛,過了半晌才道:“本來你說的話我是一定要聽的。”他揮起手在空中劃拉了一下:“可是今天這日子特殊,還是讓我喝吧!”
  “好,非要喝的話我陪你一起。”程蕙不由分說地奪走了他面前剛剛打開的瓶子,然后給自己也倒上了滿滿一杯白酒:“飯桌上都講究先干為敬。剛才你已經敬過我,現在該我回敬你了。”
  小蕙把酒杯舉到了唇邊。嗆人的味道讓她皺起了眉頭,原本已經喝得胃部不適的她不得不用另一只手堵住小嘴干嘔了一下。即便如此倔強的她也沒有放棄,櫻唇輕啟后杯子里的液體就自然而然地流進了她的嘴里。
  說時遲那時快,何天羽一個箭步沖上來就要搶程蕙的杯子。喝多了的他不靈活也不協調,但好賴那酒杯是被他奪過去了。在這個過程中里面的酒灑出了多半杯,只有剩下的一層底還在杯子里劇烈地晃動著。
  任務完成,本來就已經暈頭轉向、現在又失去重心的某人卻直接撞上了餐桌。剛加過的火鍋湯溢出來了不少,所幸沒有什么東西從桌子上掉下來。
  一抬頭就打了個酒嗝的何天羽憐惜又手足無措地看著被喝進去的一點白酒嗆得不停咳嗽的程蕙:“這是……何苦呢?”他想伸手給女孩拍拍背,可最后還是把手縮了回去。
  “你要是再喝,我就把小蕙帶走了。”田恬忽然冷冷地道:“我一個人送不了三個人,又不想擾了你們兄弟喝酒的雅興,所以恕不奉陪!”
  何天羽頹然坐回了自己的座位。聽到動靜的服務員進包房來查看情況,他借此機會問人家要了四個沒用過的杯子,然后用顫巍巍的手給每個人都倒上了果汁。
  “剛才是我不對,喝了清清口吧。”他親手把一杯果汁送到了程蕙面前:“我聽你的,這次就不喝了。喂,下次有機會咱們再找時間分個公母吧?”
  這最后一句話卻是說給張簫聽的,可惜的是好基友只是簡單地揮了揮手算是做了回應。今天喝的這酒后勁十足,喝得比何天羽只多不少的他已經有點吃不住酒勁了。
  人都喝成這樣了,聚餐自然也持續不了多久。過了半個小時幾個人就早早結賬走出了餐館,準確地說張簫是被田恬吃力地架著胳膊帶出來的。
  何天羽也想幫忙,可是感覺天旋地轉的他沒走幾步就腳下一軟,倒霉的田恬差點被他帶倒在地上。無奈之下她叫小蕙攙住了小羽,對于這個安排都不太好意思的兩個人卻都沒有把“不”字說出口。
  費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打上了出租車。四人分乘兩輛車,剛上車的時候還算精神的何天羽很快就靠著座椅倒在程蕙的肩上閉上了眼睛。
  
  本站重要通知:請使用本站的免費小說APP,無廣告、破防盜版、更新快,會員同步書架,請關注微信公眾號 appxsyd (按住三秒復制) 下載免費閱讀器!!
黑龙江省十一选五前三遗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