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書樓 > 直到你幸福那天 > 第六十三章 心事

第六十三章 心事


  田恬一路上蹦蹦跳跳著,完全變回了平時那副大大咧咧的模樣。事前何天羽如臨大敵地準備了無數套說辭,卻沒想到見到田恬之后一個都沒用上。看兩人此時的狀態,戰戰兢兢地惦記著前些天那件事的人其實是何天羽才對。
  盡管他對田恬的突然轉變非常不解,但是從現實的角度來說他對此樂見其成。
  “也就是說,放學之后雪妍曾經和錢少杰一起回家……咳,同路走然后各回各家。”何天羽從攤販手里接過了一個裝著兩個肉夾饃的塑料袋。
  “另外也有人看見二班的5個人一起吃飯,其中有這倆人。”田恬給旁邊走來的一對校園情侶閃出了位置,順勢往何天羽身邊靠了靠。
  “這也說明不了什么問題,放學之后男女生一起走不是挺正常的事情嗎。”何天羽活動了一下因為趴桌子時間太長而有點酸硬的脖子,搖頭晃腦地道。“在外面一起吃飯也沒關系啊,前段時間我生日的時候咱們四個還出去吃飯了呢,難道咱們四個也有問題?”他那天塌下來都無所謂的樣子頗有韋小寶在清涼寺里說反話主張“刀來頸受”時的神韻。
  問題是田恬不吃他這一套。“行了別裝了。我還不知道你?”她不耐煩地擺著手,“我真不知道王雪妍到底好在哪里,她值得你這樣嗎?咱們學校這么多好姑娘,你一個都看不上?”
  “弱水三千,我只取一瓢飲。”何天羽背著手嘆道。
  “我見過三千個弱智,你是其中最弱智的那個。”田恬小聲嘀咕著,伸手推了何天羽一把。“其實小蕙很好啊,你要不考慮下她?有我在你有很大機會能成功呢。”
  “別跟我亂開玩笑啊。”何天羽白了田恬一眼。
  “要不李凝凝也挺好的。她可是不輸給王雪妍的大美人,而且這姑娘對你似乎也不排斥。張簫追她我覺著是沒戲了,要不你去試試?”田恬試探道。
  何天羽剛啃了一口肉夾饃就差點被這句話給弄噎著。“你給我打住,這都什么跟什么。我還不想移情別戀呢,你別瞎攛掇我。”
  他嘴上是這么說,腦海中卻不由自主地重溫了一下那晚擁著李凝凝的香艷。雖然時間很短暫,但是那種感覺實在太過完美。
  聽到他的回答,田恬喜不自禁地笑了。
  三周之后,六十二中的全校聯歡會終于開幕了。高二2班的節目在此前的審查中順利過審,正式表演時被排在第七個出場。許多知道底細的人早早就盼望著王雪妍和李凝凝的共同亮相,所以從聯歡會一開始就顯得很是浮躁。
  第六個上場的是高二3班的話劇《一碗陽春面》,這是一個根據課本上的故事改編的節目。演員們在臺上十分賣力,在情感上更是非常投入。看得出來他們在臺下付出了巨大的努力,有一些比較細膩的觀眾看著看著偷偷抹起了眼淚。
  這場聯歡會結束之后許多人都認為設計節目表的老師是個天才,因為她在這個深情感人但有些缺乏節日氣氛的話劇之后放上了一個讓全場瞬間爆燃起來的節目。
  一身男裝的李凝凝率先出場,她僅用一瞬間的亮相就讓觀眾席上爆發出了山呼海嘯般的歡呼,其中甚至還夾雜著來自女孩子的尖叫聲。為了讓自己的臺詞能夠被人聽到,她特意氣定神閑地踱了兩步,等聲音稍稍平靜下來之后才開口說話。
  李凝凝的那身王子服飾看起來更氣派、更光鮮,似乎她穿的不是上次排練時的那件淘寶貨。她的一顰一笑明顯又經過了錘煉,比之前剛剛扮演王子的時候表現得更加英氣勃發。
  王雪妍出現在臺上的時候帶起了現場的第二次高潮。她穿著一身長長的白紗裙,用來模擬翅膀的白絲帶一頭系在她的肩上,另一頭系在她的皓腕。她的動作輕輕地、柔柔的,好似一只天鵝正在水上緩慢地前行著。平日里清純可人的她配上這一身雪白瞬時變得更加耀眼,在舞臺燈光的映襯下恍如真正的公主一般圣潔無暇。
  有的戲看的是劇情,而有的戲看的是名角,這個《天鵝湖》明顯屬于后者。單就情節來說其實這個簡化版的故事更適合初中的小同學們,但是無比強大的演員整容彌補了這個缺憾。錢少杰并沒有退出節目組,他這次出演的是反面人物羅德巴爾,這是一個戲份不多但是很有挑戰性的角色。
  節目最后李凝凝牽起了王雪妍的手,禮堂里的氣氛達到了最高潮。男生們怪叫著、嘶吼著,現場已經完全聽不到伴舞的音樂聲了。有老師在目睹了這一切之后發出感嘆:已經很多年沒有在新年聯歡會上看到過讓學生們如此狂熱的節目了。
  高二2班的坐席在禮堂中部靠左邊的位置。節目結束后演員們到后臺稍微更換了一下了服裝、做了簡單的卸妝之后就回到了自己的班級所在的位置。
  李凝凝的座位在何天羽身后不遠處。何天羽對著從過道經過的她挑了挑大拇指,李凝凝則嫣然一笑算作回應。
  今天的張簫異常的冷靜,冷靜到當李凝凝出場的時候他都沒有任何反應,節目的整個過程中他甚至沒有像其他男生那樣站起來吼過哪怕一聲。看到演員們要回來的時候他特意跑去了洗手間,看起來她并不想和李凝凝照面。
  “怎么了?今天心情不好?”張簫在身邊坐下了,何天羽關切地問道。
  “昨天報名截止了。我沒報名,因為我沒攢夠錢。”張簫重重地靠在了椅背上,年久失修的椅子發出了咯吱咯吱的聲音。
  何天羽默然。他這些天只顧著悶頭處理自己的那一大坨爛事,完全沒有過問張簫的狀況。
  又一個節目結束之后張簫忽然開口了。“小羽,元旦的時候出來一趟吧,我有點事情要和你說。”
  在紫巖的幫助下,他不會有機會知道何天羽和李凝凝之間發生的那些說不清道不明的事情。雖然如此,心虛的何天羽在聽到張簫這番話的時候心里依舊咯噔了一下。
  “放心,不會耽誤你太長時間的。”張簫仿佛看穿了何天羽的心事,咧嘴一笑。
  
  本站重要通知:請使用本站的免費小說APP,無廣告、破防盜版、更新快,會員同步書架,請關注微信公眾號 appxsyd (按住三秒復制) 下載免費閱讀器!!
黑龙江省十一选五前三遗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