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書樓 > 直到你幸福那天 > 第六十二章 壞消息

第六十二章 壞消息


  食堂里很熱鬧,程蕙的廚藝再一次大放異彩。廚師萬萬沒想到這個看上去柔柔弱弱的高二小姑娘居然做得一手好菜,原本躍躍欲試的其他幾個志愿者看到程蕙的技巧之后也都自慚形穢地放棄了。
  養老院允許志愿者小試身手,其前提是廚房的師傅要負責把關。當然,程蕙熟練的樣子自然是讓師傅非常放心的。
  晚飯按慣例是四菜一湯兩款主食,今天飯桌上額外加上了程蕙做的兩樣東西。“冬吃蘿卜夏吃姜”,淡香的蘿卜飯和牙口不好的老人也能吃得動的清湯白菜卷受到了極大的歡迎。唯一美中不足的是程蕙有些使不動廚房的大鍋,所以蘿卜飯做得稍微少了些。
  這個淡雅怡人的小姑娘徹底征服了這里所有的人。白天跟程蕙聊天的那個老奶奶尤其激動,就差沒認程蕙當干孫女了。“現在的女孩子有幾個這么懂事乖巧的,真是太難得了。”她輕輕拍著程蕙的小手道:“真是打著燈籠都難找的好閨女啊。”
  一旁一位老人逗趣道:“你不是有個正在上高三的孫子嗎?小蕙這孩子真是不錯,要不你給自己孫子介紹一下?”
  “我倒是想,不過估計人家看不上我孫子啊。”她的目光飄向了何天羽,若有所指地道:“小蕙這么好的姑娘,喜歡她的小伙子多著呢。”
  此時的何天羽已經想明白了為什么程蕙之前會變得奇奇怪怪的。聽到老人這話他頓時一哆嗦,話題怎么又扯回這邊來了?他的錢包里就有一張王雪妍的照片,但是他能通過秀出心上人玉照來擺脫這窘境嗎?顯然不能。
  “奶奶,話說……呃……您孫子在哪個學校上學啊?”何天羽頭腦風暴了一下,憋出了這么一個問題岔開了話題。
  吃過晚飯的老人們陸續散去了。現在已經快到晚上七點了,養老院關門的時間就要到了。
  “以后多帶小蕙過來。”幾位老人在工作人員的陪伴下把何天羽和程蕙送到了門口。從這里坐公交車回城一個多小時,兩人到家最快也要晚上八點多了。
  “把人家姑娘送到家門口啊。”老孫頭拍了拍何天羽,看來他年輕時候也是個知情識趣的人。“還有,回去好好練練你那象棋水平,別到時候連累我整天跟個臭棋簍子下棋最后越下越臭了。”
  何天羽訕笑著點頭,和程蕙一起向大家揮手道別。走出去一段之后他又突然回過頭深深地看了看幾位老人的背影,仿佛想要把這些形象牢牢印在自己的眼中。
  “怎么了小羽?有什么事情嗎?”注意到了何天羽奇怪樣子的程蕙問道。
  剛剛沒別人在的時候何天羽對她扯了個謊。如果說之前程蕙對于老奶奶所說的深信不疑,那么在他的一頓忽悠之后她更加傾向于這可能是一個誤會,所以稍稍放下了之前面對何天羽的那種尷尬。
  “這是我第七次來。”何天羽轉回了目光,“從我第一次來到現在這里已經有兩位老人去世了,中間又有兩位是新來的。孫爺爺原來是和自己的街坊一起住在這里的,他們是從小玩到大的玩伴,那個老人也是孫爺爺的固定棋友。上個月初他那位老街坊突然去世了,孫爺爺還消沉了一陣子。”
  何天羽盯著遠處駛來的一輛公交車看了下,發現那不是兩人要搭乘的車。“我象棋下得確實不好,我也不喜歡被人虐,跟他下到半截我也想找個由頭逃跑。”他看了看手機上剛剛拍下不久的那幾張合影,“只是我明白世事無常,誰都不知道下次再來到這里的時候還能看到誰,誰又不在了。”
  他心中的思緒則飛得更遠了一些。高中畢業之后,自己還有機會像初中升高中那樣繼續留在王雪妍的身邊嗎?和田恬的這份隨時可能會超越友情的感情到底應該如何拿捏,這感情會不會有一天因為自己的沖動而被葬送掉?
  煩惱有很多,解決方法暫時沒有。紫巖可以幫助何天羽把王雪妍和田恬的腦袋撞壞,讓前者的學習成績下降到他的水準,讓后者忘記對他的種種情愫。可是,何天羽會這么做嗎?
  程蕙聽了何天羽的話也有些傷懷,默默地低下了頭。
  “這話題太沉重了,我們來說點別的。”何天羽呵呵笑了起來,就像剛才挑起沉重話題的是另外一個人。“中午你是怎么把那個老人哄好的啊?”
  “沒有什么呀。我就陪她聊了聊,給她講了幾個故事。”程蕙小臉又有些發紅,只不過這次是在寒風中凍的。“人年紀大了以后比較固執,會撒嬌、會需要別人關注。因為這樣,所以很多人都管老人叫‘老小孩’,哄老人和哄小孩的方法有時也是相通的。那個奶奶的子女已經有兩個月沒來看過她了,她有些情緒也是正常的。”
  何天羽差點順出嘴邊的一句稱贊被他憋了回去,這個時候可不能突然說出類似于程蕙將來一定是個好媽媽、好媳婦之類的話啊。
  程蕙借著公交站旁邊昏暗的路燈看到了何天羽的手表。他戴著的仍舊是他一直以來佩戴的那塊看上去有些破舊的表,這樣說來自己送給他的生日禮物肯定被他束之高閣了。
  她暗暗嘆息了一聲。看來田恬也有不知道的事情,小羽的這塊手表果然是有些特別意義的。
  養老院的位置比較偏僻,郊區車到了晚上往往發車間隔會拉得很長。兩人在寒風中等了15分鐘都沒有來車,裹得嚴嚴實實的程蕙忽然打了個噴嚏。
  “公交車應該這就來了,你注意別著涼。”何天羽提醒道。
  程蕙想說的卻是另外一回事。“田恬這些天好像有心事,有時間的話你陪她聊聊吧。”
  何天羽身子震了一下。“我知道了,我回家就給她打電話。”
  “她還有話托我捎給你。”程蕙忠實地履行著傳話的職責,完全沒有去打聽何天羽與田恬之間到底發生了什么事情。或許田恬已經把那個雪夜的經歷向她和盤托出了?
  “她說最近王雪妍和錢少杰好像比以前走得近了些,讓你多留意一下。”凝視著何天羽的程蕙淡淡地道。
  
  本站重要通知:請使用本站的免費小說APP,無廣告、破防盜版、更新快,會員同步書架,請關注微信公眾號 gegegengxin (按住三秒復制) 下載免費閱讀器!!
黑龙江省十一选五前三遗漏